网站公告: 欢迎光临南京瑞克斯劳保用品有限公司网站!

新闻资讯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年轻人的“致富经”:十年前炒股、三年前炒币

更新时间:2019-06-17 16:23

作者/少年于谦

当伦纳德在甲骨文球馆里振臂高呼,这个毫无表情的冰冷战神,机械战警终于在赛场之内露出了一丝微笑。

正是在他的助力下,多伦多猛龙队以总比分4:2的成绩力克金州勇士,首次夺得NBA总冠军。当家球星伦纳德也入选成为总决赛最有价值球员(MVP)。

当然,球场内外,激动兴喜的也不止猛龙球迷,还有一大批鞋贩子。

小Y就是其中之一,从今年5月份猛龙入选NBA总决赛开始,他就不断的从二手交易平台中大量求购AIR JORDAN 1 RETRO HIGH “PASS THE TORCH”。

这双2018年AJ和球星伦纳德合作推出的联名球鞋,价格正在随着猛龙夺冠的热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涨。

七千、八千、破万、两万,直到猛龙队拿下总冠军的6月13日,这双AJ 1 42.5码的球鞋售价接近30000元人民币,40.5码的球鞋标价39999人民币,距离40000元人民币大关同样仅有一步之遥。

一年之内,这双发售价仅为1299元的鞋子翻了30倍。

小Y在五月份以7000元的价格收购了3双AJ伦纳德联名款,目前他正在以30000元的价格挂在毒、get、nice、有货UFO等二手球鞋交易平台上。

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小Y保守估计能赚五六万。

另一边,JS也辗转于各个二手球鞋交易平台搜寻着这双鞋,在猛龙夺冠前几天,他曾以25000元的价格“捡漏”了一双“伦纳德”。正当其兴奋于可以小赚一笔时,卖家却已缺货为由取消了订单,JS仅获赔了两百元左右的保证金。

“很明显这个价格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,卖家肯定是反悔了。”

据他了解,身边不少入手这双鞋的朋友都被鸽了,比起保证金来,夺冠之后“伦纳德”的价格上涨显然更有诱惑力。

“按照常规,一双AJ炒到七八千已经不会再有太大变动,猛龙队夺冠算是一个噱头,另外伦纳德2018年和Nike解约转投到了New Balance旗下,这也意味着之后这双鞋已经变成了绝版,后续不会再次发售。”JS解释。

不过,“伦纳德”只是近期火热的一个表象,事实上越来越多年轻人开始聚集在毒、get、有货UFO等一批二手球鞋交易平台上。在他们看来,球鞋已经脱离球场“实战”属性甚至穿搭属性,开始有了期货和股票的特质。

也正因如此,在鞋圈,人人都是Sneaker,又或者,人人皆是鞋贩子。

Sneaker文化出圈

如果在十年前,一个年轻人早上的日常大概是起床、洗漱,早餐的间隙打开“同花顺(行情300033,诊股)”看看股票的走向;三年前也大致如此,不过股票换成了区块链和数字货币;今天,更多的年轻人愿意在每天早上打开毒、nice、有货UFO等二手球鞋交易平台观摩鞋款价格趋势。

换句话说,二手球鞋交易平台正在变成证券交易所,而不同的鞋款就相当于不同的股票。

KK认为,这已经脱离了早期Sneaker文化的本质。

据了解,国内球鞋文化起源于千禧年左右NBA的热潮,那几年发生许多事,比如王大治被达拉斯小牛队选中,成为亚洲NBA第一人;没过多久,“小巨人”姚明加入了火箭队,成为了国人骄傲;飞人乔丹退役后来了趟中国,篮球一度成为了国民运动。

KK不会忘记自己的第一双鞋子。“那是乔丹来华后的第二年,也是与Nike签约二十年,我在商场看到为此推出的纪念款球鞋,将近两千多。我回家厚着脸皮跟我爸要。那时候,北京的平均工资才2700,但我爸真给我买了。我永远忘不了我穿着Air Jordan 20打球时的感觉。”

他回忆,Sneaker文化在国内刚刚兴起时还局限在小众圈子里,更准确来说应该是球场内。当时买一双限量版球鞋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,只要官方发售了去排队就一定能买到。甚至一些经销商为了刺激销量经常在公园球场边搞一些活动交流。

“我们那批人喜欢球鞋是因为篮球和球星,并不是为了show off。事实上,在那个年代的人看来,高价买鞋是一件挺奇葩的事。也正因为如此,自己买到的鞋是很难在再次出售的。(主要是因为舍不得)”

只是他没想到,后来球鞋买卖变得稀疏平常,球鞋市场也愈加疯狂。

赶在90年代尾巴出生的JS早已经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喜欢球鞋,不过在他看来,鞋子足够酷才是吸引其消费的主要原因。

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喜欢球鞋不再是因为篮球,而是国内潮流文化的兴起。无论是近些年来越发主流的hip-pop、电子音乐、街头运动等文化,一身派头中有一双AJ是绝对不会错的,穿着名贵球鞋下“战场”的反而成了奇葩。

大众明星也在助力这股风潮,比如当红小生白敬亭不止一次在镜头面前表示“出道为买鞋”、“球鞋就是媳妇”;罗志祥的ins里面也总能看到他鞋柜里的“收藏”;前不久,杨幂参加晚宴,上身礼服下身球鞋的装扮把自己送上了微博热搜。

这一切无不表示,球鞋早已撕掉了“运动”的标签,得到了潮流的认可,也网罗了一大批新生代的年轻人。

这部分新入圈的Sneakerhead对球鞋没那么多的心理包袱。JS买鞋除了自穿外,偶尔也会特意去利用闲暇时间,抽鞋子,卖鞋子,卖掉的钱再去买喜欢的款式。JS自嘲这种行为叫做“以贩养吸”,并且解释,这几乎已经成了当下年轻人的日常。

半年时间,JS抽中了6双球鞋,卖掉的钱也足够cover掉他作为学生的日常开支。

在Sneaker文化逐渐出圈的过程中,原本的鞋圈玩家反而成了异类。

KK在近二十年的“职业生涯”里为了买鞋投入了二三十万,却没有靠卖鞋赚过一分钱。“因为每一双鞋我都是因为喜欢才买,对我来说,球鞋是信仰。”

只不过这部分“鞋圈”的原住民在大量新玩家涌入后正在被边缘化,炒鞋、卖鞋才是当下鞋圈的主流。

国内球鞋交易平台兴起

徐克说,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;对于互联网来说,有流量的地方就是江湖。

随着大批具有消费能力的年轻用户开始接受Sneaker文化,国内一大批二手球鞋交易平台开始兴起。

前不久虎扑完成了新一轮融资,根据公开报道,此轮融资过后虎扑估值为42亿人民币。而在虎扑融资前一个月,球鞋交易平台毒也完成了来自DST的新一轮融资,投后估值已达十亿美元,远超虎扑。

而毒APP最早就是由虎扑孵化成立。由此来看,球鞋交易市场的火热程度远非体育社区可比拟。

如此性感的生意从不乏勇夫冲上牌桌,除了毒之外,get、斗牛、nice以及有货孵化的有货UFO也在抢占着这一赛道。

这些平台的运营模式大多类似,即C2B2C。首先卖家会把闲置球鞋挂在平台上,当买家拍下后,卖方再将球鞋寄到平台进行鉴定真假,如没问题发给买方,完成交易。平台靠收取交易抽成盈利。据此前的报道,以毒APP为例,平台抽取成交价的7.5%-9.5%作为佣金,外加一部分鉴定费。

这一套体系在国外早有先例。

Stock X是全球第一家专注于二手球鞋交易的平台,由曾在IBM担任咨询顾问的球鞋爱好者Josh Luber在2016年2月创立。在被全球视为资本寒冬的2018年,美国知名球鞋转卖平台Stock X完成了4400万美元的B轮融资,估值10亿美元,成为底特律和密歇根地区增长最快的公司之一。

虽然国内的二手球鞋交易平台无一例外都是再向Stock X模仿致敬,但事实上,这些效仿者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。

这得益于国内Sneaker文化的扩散以及假鞋泛滥的特殊“国情”导致。

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,相比国外,中国的Sneakerhead处于炼狱难度等级。由于历史遗留原因,Nike、Adidas外迁后在福建莆田等地留下了一批代工厂,小的工厂没有树立起品牌,只能靠着造假谋生。

并且莆田在仿制球鞋上已经做到了极致,有的假鞋甚至质量要比真的还好。这也促使球鞋鉴定成为了国内Sneaker的刚需,也间接使得二手球鞋交易平台兴起。

有货UFO负责人大魁介绍,自从有货UFO去年年底上线后,半年多的时间GMV已经过亿。有货内部也把其放在了足够核心的位置,不仅通过主APP为其导流,甚至不惜成本的在上线半年内不收取任何交易佣金,

另一平台nice也在这一波风潮中续了一秒。

nice原本是对标国外instagram的图片社交产品,但是后期用户数据下跌,融资不顺,在岌岌可危之时转型成为了球鞋交易平台,据其他媒体报道,目前年交易额已达数十亿元人民币。

虽然有货UFO、nice等平台发展迅猛,但业内人士认为在目前这些平台中,毒的市场份额还是当之无愧的第一,并且和第二名还有着不小的差距。

据了解,2018年中旬“毒APP”每月GMV已经接近2亿元,2019年全年GMV可达60-70亿元,2019年3月毒的月活超过140万。

业内戏称其为一家“毒”大。

在这些过程中,鉴定能力成为了核心竞争力,这也是毒飞速崛起的原因,事实上早期虎扑装备论坛活跃KOL也正是现在供职于毒APP上鉴定主力;

有货UFO也在依靠之前YOHO!杂志的资源笼络了一批KOL,并且还在不断培养着鉴定师队伍;

而nice这种半路出家的则缺失这些优势,目前主要依靠毒和get来“外包”鉴定。

这种鉴定服务的出现也让用户可以更加放心的在其平台上自由交易,从而使得“炒鞋”这一现场得以发生,并且不断扩大

“有了鉴定能力相当于有了公信力,下一步这些平台要做的就是把用户攥在手中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,“只有成了规模体系,才能撑起这些平台‘交易所’的属性。”

“不过以目前的用户规模来看的话,如果说毒相当于A股,而其他平台则更像新三板。”

风险与机遇并存

在这些新兴平台上买鞋,目前也存在着交易风险。

比如以“毒APP”来说,其最为核心的“球鞋鉴定”服务就屡次被人质疑。

2018年2月,“毒APP涉嫌售假”的话题在微博上引起了1.6亿阅读和1.2亿讨论。有用户爆料称,在“毒APP”上买了球鞋,但在另外一个平台上鉴定为假,“毒APP”给出300元作为“封口费”。

除此之外,也有网友晒出,在“毒APP”上买的鞋,“两只鞋子标记的是一样的尺码,却不一样大小,左脚的鞋子严重起球还没有填充物和纸包……”

甚至有媒体曾经质疑,“毒APP”平台共有17位鉴定师,但平台累计鉴别超过1600万件商品。平台上日均鉴定数量鉴定师,累计鉴定球鞋180多万双。如果按每天工作24小时无间断推算,平均鉴定1件商品的时间仅为18秒。

这几乎超出了常人的认知。

据了解目前毒主要鉴别方式为“云鉴定“,即鉴定师分散在各地,鉴别球鞋时主要依靠拍摄图片和视频的形式来观摩真伪。

“其实如果省去拆箱拍照的环节,一名熟练鉴定师其实2-10秒之内就能鉴定完成。”大魁解释,“但其实目前主要难在fake的造假工艺也提升到真假难辨的程度。”

他拿出一双目前市面上流行的yeezy告诉河豚君,“这双fake寄到我们鉴别中心的时候,我们许多鉴定师也拿捏不准,材质、工艺、甚至鞋盒的重量都和正品相当。”

随后他指了指鞋底,“如果不上手摸鞋底boost材料,根本看不出来,这是目前云鉴定存在的一些弊端,也是我们坚持实物鉴定的原因。”

JS也表示曾经有朋友将一双fake搭配着真鞋盒拍照录视频给某平台检测,居然也顺利通过了验证。

之前在虎扑的一些贴子中,有用户反馈某些假鞋贩子和鉴定师存在利益捆绑,这些鞋贩子出手的假鞋会在不明显的地方做一些标记,而鉴定师看到后一律Pass。

但在采访中,无论是JS还是KK都还对其抱有肯定,“阴谋论一直都有,真真假假谁知道呢?但我愿意相信毒还不差这点钱。而且被爆出售假的情况比例确实不多,毕竟是鉴定师也是人,做不到万无一失。”

他们告诉娱乐资本论,毒、有货UFO等平台的出现也一定程度上打击了假货泛滥的局面,基本上现在Sneaker们只要买鞋都会随口问一句,“能过毒吗?”

但利用平台的公信力,也滋生出了另外一门灰色生意。

比如目前在莆田假鞋作坊,在出厂的同时还提供、包装袋以及过毒4件套、GET鉴定APP防盗扣等配套小玩意。而在闲鱼等app上也充斥着一批贩卖假标签的商贩。

这一套印有毒APP鉴定书、防盗扣、印着毒APP标志的包装盒等物品仅需要几元钱,但足以“唬住”大多数买家。

所以几乎稍有经验的Sneaker买到球鞋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其他平台再鉴别一次,但事实上,如果不是靠谱的渠道,即便验出真伪,也难以退货。

甚至,目前几个主流的球鞋交易平台也不认同其他家的鉴定结果。

不过,JS认为这些还不是目前的主要问题,“或许真假鉴别随着平台和厂商的技术更新未来会有所改善。但炒鞋带来的风险更像是平台有意而为之。”

在小Y的微信里有一个300人的球鞋交流群,但里面占据多数的人并不是Sneaker,而是鞋贩子。

这些鞋贩会利用一切热度来炒高一款鞋型的价格。“比如在某个时间段,有几个鞋头会号召我们同时在平台上拍下一款鞋型,然后把市面上的这款鞋都屯在自己手里,炒高价格,再去出售。”

小Y也因此跟着几个鞋头大赚过一笔,但也有“赔本”的时候。

“比如有那种鞋头,自己本身就屯了一批鞋,然后拉个群,发动大家一起在某个时间点炒高这双鞋的价格,然后自己偷偷出货。让这群跟着冲的韭菜充当接盘侠。”

小Y分析,这背后多多少少也有平台参与其中,把鞋子的价格炒高之后,平台从中收取的手续费也能高出许多。

甚至一些平台中,官方会置顶一些分析市场行情的帖子,似乎有意引导某些球鞋的价格。

“最蠢的就是这种分析行情的,都跟着你走,等着被你割韭菜?”小Y讽刺道。

但多数人并没有他这种认知,或者说,其实鞋圈的每个人都知道,彼此又都乐在其中。在一片熙熙攘攘的竞拍下为这股Sneaker的文化平添了一丝魔幻。

或许在未来,这些二手球鞋平台的用户须知中得多添加一条:

鞋圈有风险,入市需谨慎。

【返回列表页】

Copyright © 南京瑞克斯劳保用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
http://www.qlxtravel.com
ICP备案号: